窩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窩訓小說 > 淚傾城,暴君的孽寵 > 303303.取她性命

303303.取她性命

�c�I����һ��ԭ�������Vɵ��Ů�Ӿ�����һ�ֱ������0�2�0�2�0�2�0�2�܇�һƬ���š��0�2�0�2�0�2�0�2�����������ℝ�^����Ů�ӵ�Ę��������һĨ��ɫ���֜Q���L��ָ������K���ǹ�΢΢���ס��0�2�0�2�0�2�0�2����Ů��֪���ф��˚��⣬�D�Xһ�@��ҧ��ҧ�����������ع��£���•���������ϣ������㣬���^�K���...*******

如今已是早春二月,再過不久,便又是一年一度的新春佳節。雖然萬物都已凋零,尚未複蘇,但人們依舊會沉浸在節日即將到來的喜慶中。

一處兩旁紅牆高聳得隻能抬頭看到一線天的長廊上,陰暗且壓抑。那幽暗得幾乎看不到頭的長廊盡頭,卻是一座空曠的庭院。

院中的植物極為稀少,隻是那麽零零落落的幾株稀鬆平常的花草,生長在院中唯一的一株高大的海棠木下。

零星枯黃的樹葉搖搖欲墜的嵌在枝幹邊緣。有風輕拂而過,那微蜷的葉子便隨風顫動幾許,緩緩的飄蕩著靜落於地辶。

樹下,輕暖的陽光耀至芙映身上,她正微繃著臉訓斥一名喚為春桃的宮女,隻因她曾頂撞過清淺,雖說清淺當時並未在意,但芙映卻默默的記下了。同樣也是在這樣的寒冷天氣,盡管地上的落葉都已掃淨,但芙映卻要她一直守在此處。隨時將掉落的枯葉掃清。

春桃自是不服,二人爭辯中,芙映不著痕跡的在手中扣了一枚飛鏢,射向了樹幹。頃刻間,那枯葉紛紛而落。芙映唇角微揚,輕轉小臉,看向了趴伏在窗台上,將這一切都收入眼中的清淺。二人相視而望,淺淡一笑。

樹下,已然沒有了芙映與宮女的身影,隻剩那薑黃的落葉,卷卷層層的蕩漾出一襲淺波之動澌。

冷涼的風卷著泥土的氣息,緩緩撩至她臉頰。清淺輕眯了眼眸,任額際的發絲隨風肆意翻飛。涼意席捲至全身,她眸色黯淡了幾許,伸手輕掩上了窗欞。

直到後來,她才從宿冷離的口中得知,原來那日在未崖縣,他本就沒有打算真正放過芙映。

為了防止她拚死脫逃,他特意重傷了她的雙腿,以至於芙映根本就沒辦法甩開追殺她的人。

之後,據宿冷離派去追殺芙映的死士迴報。那女子重傷後,一大群人將她逼至了崖邊。最後她選擇跳下懸崖,按那崖邊的高度與陡峭之勢來看,絕無生還的可能。

緩緩行至軟榻旁,清淺側躺而下,拉了薄被蓋住肚腹。自有孕肚子開始隆起後,她便十分辛苦。

每夜,除了孩子的動靜讓她極難入眠外,那壓在心上的紛亂思緒,亦如沉重的大石般,讓她窒息得幾乎喘不過氣。

幾乎每一夜,宿冷離都會來陪她。但二人間,甚至是一整夜,都不曾說過一句話。

萬般無奈下,在某一天的夜裏,宿冷離在臨走前告訴她。說他已派人在燕露州一帶進行搜尋,卻並未發現芙映的屍體。

但即便是連澈尋到了芙映,隻要自己還活著,便不會放她離去。

輕闔上雙眸,清淺將小手放上肚腹,輕緩的撫慰著。那日所發生的一切,讓她至今仍心有餘悸。

在囚車進入帝都的前一日,如同這一個多月一樣,押解囚車的軍士,將食物與水遞給了靜默著靠坐在車上的女子後,幾人便尋了一處地方坐下來。

微風輕拂而過,那栓在馬車上的馬兒似乎有些隱隱流淚。

清淺伸手將荷葉裹著的米飯團剝開,一陣香盈的暖霧緩緩升騰而起。隱約中,她聽到不遠處席地而坐的幾名軍士在議論著什麽。

“你們說皇上會怎樣對她?”

負責清淺膳食的軍士眉間一擰,朝說話的人渡了記眼色,“你不要命了嗎?關於她的一切最好不要提及,想也不行。”

那人聽得此言,立刻噤了聲,不再多言。片刻後,幾人便圍坐在一起開始用午膳,

其中一人看了眼一直守在囚車旁的軍士,忙伸手招呼道:“你也過來吃點東西吧。”

守在囚車旁的軍士搖了搖頭,“不行,職責所在。”

“這都快到帝都了,不會再出什麽事了,你不過來吃,可不要想我們留好吃的給你。”

守在囚車旁的軍士思慮了一陣,猶豫片刻後,便朝幾人走了過去。正待幾人吃得熱火朝天之時,那隱隱流淚的馬兒忽的驚了,它猛地嘶鳴一聲,開始朝著無人之地狂奔。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清淺大驚,顧不得手中飯團,她小手一伸,死死的抓住了囚車的欄柵。

而一旁幾人見得此情景,忙丟下手中的碗筷,急急的朝馬車追去。

好在如今已接近帝都,這馬兒跑的雖急,但道路還算平整,馬車並未太過顛簸。

受驚的馬兒兀自拉著囚車奔到了一處岔路口,這一路上的顛簸,似讓清淺動了胎氣,她緊緊抓住欄柵之餘,另一隻小手下意識的護上了肚腹。

猛然間,身著一襲深藍錦袍的男子忽的提氣一躍,坐上了馬背。他敏銳的伸手拉住韁繩,將狂奔的馬兒控製住。

帶馬兒緩緩停下,清淺纔看清騎在馬上男人的容貌,竟是溫玉。

正待她狐疑之際,原本停下的馬車竟再度的動了起來。且馬車所去的方向並不是方纔停駐的那裏,而是另一個方向。

與此同時,隱秘的樹林中,竟出現了一輛一模一樣的囚車,那囚車上也有一名女子,甚至與她所穿的衣裙都是不盡相同。

而那輛馬車,則是朝著岔路的另一條小道而去。

片刻後,溫玉駕著清淺所在的馬車來到一處隱秘的空曠之地,停了下來。

透過囚車,清淺將四周的環境打量了一番,她目光所及之處,皆是濃密的樹木,環抱成林。

隨著一聲劇烈的利器磕碰聲響傳來,囚車的鎖鏈被溫玉手中的長劍斬斷。從他的眉眼中,她看到了暗藏的殺意。

心中一凜,清淺用腳尖蹬開了囚車的木門。緩緩移至囚車邊緣,她小心翼翼的下到了地麵上。

小腿因長時間的蜷坐,已是一陣痠麻,為了讓自己穩住身形,她輕輕一靠,倚在了囚車旁。

她瞥了眼這空曠之地的唯一入口,這空地與方纔的囚車,必然是溫玉已事先備好,看來這一切早就在他的計劃之中。轉而看向背對於自己的溫玉,清淺淡淡開口,“溫大人,別來無恙。”����ո����X���0�2�0�2�0�2�0�2�����^�ᡣ�0�2�0�2�0�2�0�2����С����Ƭ�̡��0�2�0�2�0�2�0�2�B�����fҪ��ȥ���ߡ��0�2�0�2�0�2�0�2һ�����S���������˿͗����0�2�0�2�0�2�0�2�����ρK����ʢ���0�2�0�2�0�2�0�2�������С؜Ҳ�١��0�2�0�2�0�2�0�2���ؽֵļҼ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