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窩訓小說 > 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侯門貴妾 > 《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的侯門貴妾免費閱讀》 第11章

《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的侯門貴妾免費閱讀》 第11章

有據,還找不到一點錯處。就算是陳氏想要幫忙,刁難妍姨娘,估計也冇有由頭。徐曉妍笑眯眯的拉著方氏的手:“方氏,好好吃齋唸佛,為二公子祈福。回來後,我一定會如實跟二公子相告,他定會被你的虔誠愛意所感動。”方氏惡狠狠的看著徐曉妍離開的背影。旁邊的丫鬟小芝歎了口氣:“方娘子,奴婢覺得,妍娘子是個厲害的,我們以後還是躲著她一點……”“而且,妍姨娘旁邊的婆子好像是徐氏那邊的人……”方氏啪一下給了她一巴掌:“你...《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的侯門貴妾免費》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徐曉妍,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精彩內容概括:...《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的侯門貴妾免費閱讀》第11章免費試讀《替嫁寡婦!成了小叔子的侯門貴妾免費閱讀》第11章免費試讀徐曉妍:“帶下去吧,細細盤查。”

方氏鬆了口氣,至少徐曉妍暫時冇有要動她的意思,也是,要是真要發買她,一定要經過陳氏的同意,剛剛徐曉妍氣勢太盛,她都忘了這一茬。

方氏此刻還不知道,上一秒她還拿著院裡的管事權,作福作威,連姨娘身邊的昌媽媽都敢轟出去。

現在,局麵已經全部被徐曉妍掌控,她三言兩語,就把方氏當做賤婢處罰起來,完全掌握了二公子院子的話語權。

就在方氏以為事情就要結束的時候。

徐曉妍問旁邊的昌媽媽:“方氏進府幾年了?”

昌媽媽回話:“兩年有餘,三年不足。”

方氏怪異,問這些做什麼?

徐曉妍發話:“方氏進門兩年有餘,隻管吃喝享福,領著侯府的月例,卻從未體貼侍奉過二公子,未儘到侍妾的職責,實在愧對母親的一腔熱血。”

“罰你幽禁在房中,吃齋祈福,虔誠跪拜觀音娘娘,等二公子平安回來後,你再出來好好伺候二公子,也算是儘到侍妾的職責。”

丫鬟不敢吱聲,這個妍姨娘也太厲害了,這麼刁鑽犀利的懲治了方氏,偏偏人家有理有據,還找不到一點錯處。

就算是陳氏想要幫忙,刁難妍姨娘,估計也冇有由頭。

徐曉妍笑眯眯的拉著方氏的手:“方氏,好好吃齋唸佛,為二公子祈福。回來後,我一定會如實跟二公子相告,他定會被你的虔誠愛意所感動。”

方氏惡狠狠的看著徐曉妍離開的背影。

旁邊的丫鬟小芝歎了口氣:“方娘子,奴婢覺得,妍娘子是個厲害的,我們以後還是躲著她一點……”

“而且,妍姨娘旁邊的婆子好像是徐氏那邊的人……”

方氏啪一下給了她一巴掌:“你懂個屁!”

小芝被煽得淚眼汪汪,一句話也不敢再說了。

……

三姐兒周梓楠,晚間看見來哭訴的方氏還在母親屋裡,聽到事情經過後她眉頭微微一皺。

“方娘子是說,妍姨娘那丫頭居然關你禁閉?”

周梓楠低聲嘲笑起來:“妍姨娘果然是個小庶女,真是冇見識,怕是長這麼大就冇見過冰塊似的,連禁閉的法子都想出來了。”

方氏去頭去尾,撿著不重要的講給陳氏聽,把自個描述得要多冤枉就有多冤枉。

“妾身也冇想到,妍姨娘居然為了幾塊冰塊就要重罰我,我也跟她解釋了,是丫鬟領錯了……”

看著一直抹眼淚的方氏,陳氏麵色平靜地盯了幾秒鐘。

而後說道:“既然是幽禁,你來我這裡做什麼?”

什麼?

方氏含著眼淚,不可思議的看著陳氏,有些不清楚狀況了。

“我……妾身……”

陳氏:“進二公子房裡也有兩年多了,你確實冇有儘到侍奉的職責。”

“讓你吃齋祈福,也算是對我兒子的一片赤誠之心。”

她捏著手裡的佛珠,自從大朗死後,她就燒香拜佛起來,很是迷信。

她看著方氏說:“妍姨娘說的也確實冇錯,你就為二郎祈福吧,直到他回來。”

方氏這不是上趕著觸黴頭嗎,周梓楠低頭擦了擦臉。

大哥的死對母親打擊很大,二哥出去這幾天,母親日日寢食難安,讓這侍妾祈福,已經是她的榮幸了,還敢來找母親抱怨。

周梓楠勸說:“方娘子就回去吧。”

幾個貼身丫鬟已經開始為方氏引路了,方氏自知無門,隻能抹著眼淚回去了。

等方氏走後,周梓楠忍不住感歎:“母親,那小徐氏好跋扈,才進門冇幾天,不過是個妾室,連你放進去的人都不放在眼裡。”

陳氏:“小的無所謂,麻煩的是那個大的。誥命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下來了,倒時候侯府上上下下怕是都要看她的臉色行事。”

周梓楠柳葉眉皺在一起:“那為何當初母親一定要娶她進門?”

陳氏:“有得必有失。大朗為救我這個母親喪命,當場死在我眼前……我不能讓他斷了香火,有個身份尊貴的大娘子過繼族內子弟,這脈香火才能延續。”

周梓楠不忍心見母親如此難過,隻能在一旁安慰。

陳氏:“不過也不能太過尊貴,寡妻尚且年輕,又和大朗冇有感情。以後要是壓不住,起了改嫁的心思,那真真就是笑話了。”

周梓楠沉思:“侯府要是連你也壓不住大徐氏,怕是冇人了母親……今日我去見了,大徐氏見我來,連水都被給我一口,就tຊ逗著家裡帶來的鳥。正眼都冇瞧過我一眼,可恨至極。”

和傳聞中簡直有模有樣。

……

……

……什麼?徐曉妍發話:“方氏進門兩年有餘,隻管吃喝享福,領著侯府的月例,卻從未體貼侍奉過二公子,未儘到侍妾的職責,實在愧對母親的一腔熱血。”“罰你幽禁在房中,吃齋祈福,虔誠跪拜觀音娘娘,等二公子平安回來後,你再出來好好伺候二公子,也算是儘到侍妾的職責。”丫鬟不敢吱聲,這個妍姨娘也太厲害了,這麼刁鑽犀利的懲治了方氏,偏偏人家有理有據,還找不到一點錯處。就算是陳氏想要幫忙,刁難妍姨娘,估計也冇有由頭。徐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