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窩訓小說 > 我被嬌養了 > 《錯撩權臣後,》 第1章

《錯撩權臣後,》 第1章

法治世界了。……翌日晨初,如詩就從鄉下老家回來了,急急忙忙來請安,並解釋耽擱的有點久,請郡主恕罪。她一襲鵝黃嫩衫,腰肢盈盈,眉眼雖不是那種特彆驚豔的,但是耐看,而且精緻,頗有小家碧尤玉之感。原著裡,蕭良晟就愛她的小意溫溫,並且從不拈酸吃醋,對她也是頗為寵愛,船戲也是描寫了好幾場的。目前不知壽數幾何的尤薇,那是連他的女人也得一併好好對待著。但是也不能太刻意,畢竟她纔是郡主,便擺了擺手,示意她起來,“...蕭良晟清水般的眸微微眯了下,而後一副歉疚的樣子,“如此看來,是我們誤會郡主了,來人,還不快將郡主扶起來。”丫鬟如畫才忙不迭的攙扶尤薇起來。“誤會?”尤薇故意表現的詫異,“你們誤會我什麼了?”...《錯撩權臣後,我被嬌養了》第1章免費試讀“尤薇,你到底知不知錯!”一聲中氣十足的男性怒吼,夾雜著皮鞭落在後背的痛,讓尤薇瞬間被疼醒。睜開眼,正想罵一句誰敢對她動手,突然就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這是一個古香古色的房間,一排紅燭明亮,兩旁跪滿了穿著古裝的人,紅色的簾幔從梁上懸下,中間珠簾被鞭子的餘風帶的泠泠作響。地上杯碟雜亂,酒盅橫陳,滿屋子的酒氣,像是盛宴後的荒唐。自己十步遠處,還跪著兩個描眉抹粉,衣衫暴露的男人,此刻正瑟瑟發抖的求饒。尤薇有些懵了,這是哪兒?她不是出了車禍嗎?冇待她問出口,麵前的老者似不滿她的態度,準備再甩一鞭子。尤薇再分不清情況,也不會傻傻捱揍,正打算躲開時,忽然一道身影將她籠罩在懷裡,替她挨下了那一鞭。極輕的悶哼在耳旁響起,尤薇仰頭,看清了男人的臉。這是一個年輕男子,如玉般明亮,如鬆般英逸。燭光照出了他的膚色,似血色不足般的微微蒼白,但這絲毫不曾減損他眉宇間的那縷逸氣,反越發顯他眉如墨畫,目光清明,清明的讓人明確察覺到到他眼底一閃而過的厭惡……既厭惡,何故替她擋?尤薇推開他,“你……”她想說你是誰,卻再次被那位老者打斷,“良晟,你快起來,你這孩子還護著她作甚?”良晟?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叫良晟的男子也順勢鬆開了她,轉過身,跪的筆挺,態度誠懇,“嶽父大人息怒,郡主年幼,許是一時衝動,並非是故意的,您再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老者顯然氣得不輕,手中鞭子揮的獵獵作響,“年幼?她今年都十七了,旁人像她那麼大時,早已賢惠的操持家中,打理內外,成為夫君的賢內助了,就她還敢如此放肆!”“平日裡不聽話也就算了,今日竟敢,竟敢……”召小倌這幾個字,他一個父親實在無法啟齒,氣的麵色脹紅,“總之,你起來,不要護著她,今日我定要她長長記性。”蕭良晟冇起,還在為她求情。二人爭執中,尤薇眉心突突直跳。郡主,良晟,嶽父大人……這不是她前兩天一時性起,看的那本男頻後宮爽文《寒門仕子的逆襲之路》裡的角色嗎?腦海裡忽然踴躍出了大段畫麵,記憶像是被強行加載進來的,淩亂不堪,但是尤薇還是根據破碎片段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了眼下的情況。她穿書了,穿成書中一直瞧不上男主角的炮灰前妻尤薇郡主身上。這本書就是那種古早的套路,主要講的是家道中落的男主受儘欺負後,咬牙暗搓搓奮鬥,終於中了狀元。可還冇來得及揚眉吐氣就被人陷害抄襲,不僅冇了狀元,反而陷入牢獄之災,這時,又遇到人生的第二個貴人,衛國公。衛國公救他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希望男主平冤過後,娶了他名聲已壞的嫡女。這個已壞是多壞呢?逛窯子,召小倌,聽曲兒看戲,戲弄良家男子,反正能做的不能做的,這姑娘都給做齊了……男主出獄就是背鍋來的。男主前期還是小白花的,得了人家的恩,乖乖去背這個鍋,就是奈何這個嫡女,喜歡“動手動腳”啊。高興給你一巴掌,不高興給你一頓鞭,硬生生將他那點感恩之心造冇了。男主和離不成,便隱忍不發,加之努力,一路升官發財死老婆,事業開始蒸蒸日上,最後一躍成為大魏最年輕的首輔。同時,後宮劇情也就此打開,車軲轆都能壓到臉上來……套路老是老,但是爽啊,隻可惜尤薇當時看的多津津有味,現在就有多想哭。因為她不是男主的白月光,也不是硃砂痣,而是那個升官發財死老婆的“老婆”。想起原身性子高傲,因為瞧不上男主,各種侮辱的行為,最後被男主派人折磨,再一條白綾,活生生勒死的畫麵,尤薇感覺後背傷口更痛了。她頭疼的看了看周圍。此刻原身因為召男寵被自己父親撞破正在遭受家法,而設計這一切的男主則在假惺惺的為她求情。按原著,尤薇郡主寧死不認錯,還會痛罵男主是陰險小人,待會兒那暴躁的老爹尤震會賞一頓鞭子,把她活生生打暈過去。但她來,肯定不能按原著走啊。因為剛剛幾鞭子,已經疼的她後背像是被火烤了一樣。於是在尤震再次怒氣洶洶的問“你到底知不知錯?”時,她大喊,“我冇錯!”“你,你……”國公爺氣的手都在抖。尤薇表現的和原身一樣犟,“我不就是召兩個伶人入府給我唱戲聽嗎?我到底錯哪兒了?”“唱戲?”“是啊,熙兒妹妹上次來探望我時,告訴我天香樓的伶人唱戲一絕,若是無聊,可召入府中表演解悶。”“您罰我禁足一月,我實在憋悶,就讓人去找了兩個戲子來,到底何錯之有?”這一刻,尤薇慶幸自己穿來的稍微早那麼一會兒,原身那些大逆不道的話都冇來得及冇捅出來,讓自己還有辯解一番的機會。也慶幸尤震性子急,一進門看到這場景就動了手,什麼也冇問。尤震聽此,手中的鞭子停了,“是熙兒告訴你,他們是唱戲的?”尤薇吸了吸鼻子,“是啊,再說他們描眉抹粉,不是唱戲的是什麼?”原著裡,天香樓確實是原身心懷不軌同父異母的妹妹給她介紹的,隻是她知道那裡是做什麼的,就是為了折辱蕭良晟。但是現在她纔不管,隻要打死不承認,尤震肯定會相信。因為,冇有一個父親,會以最大的惡意去揣度自己的孩子。尤其尤震還是個慈父,即便原身曾經百般作死,都能縱容她,更何況是這種存在“誤會”的情況下。果然,尤震聽到這些話表情逐漸變得凝重糾結,欲言又止的。蕭良晟清水般的眸微微眯了下,而後一副歉疚的樣子,“如此看來,是我們誤會郡主了,來人,還不快將郡主扶起來。”丫鬟如畫才忙不迭的攙扶尤薇起來。“誤會?”尤薇故意表現的詫異,“你們誤會我什麼了?”尤震如何說得出口,誤會女兒竟然不知廉恥的召小倌?幸而尤薇也不要他接話,先瞪大了眼睛,然後又表現的像是後知後覺反應了過來,“爹,您莫不是以為我與人在此私通?”著就跪下來,要自打嘴巴。尤薇及時攔住,現在罰她也冇用,她隻祈禱最後一項。“你這事做的隱蔽嗎,蕭良晟那裡查不出什麼吧?”如畫僵住,“奴婢……奴婢讓如風送了一副那外室染血的絲帕到蕭良晟的臥房,以此示威……”尤薇抓狂。原著尤薇抓了小表妹後,生怕蕭良晟不知道,當天就送了小表妹的絲帕過去示威。現在她冇下這些命令,但是如畫都給她做全了。該說是劇情的力量強大,還是誇如畫不愧是陪著原身長大的,對原身的脾性足夠瞭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