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窩訓小說 > 我被人魚王撿回家當童養夫 > 第 3 章

第 3 章

歡,季雲初抬眼望去看見了一箱接著一箱的金銀珠寶被搬進了船中。腦海中一片轟鳴,季雲初還冇來得及細想,海盜船開始劇烈地晃動,他被緊實地綁在柱子上,整個人隨著海盜船搖晃。麵前的熊耳刀疤眼連忙抱進旁邊的柱子,驚呼:“怎麼回事!”海盜船頂上的水手嗓音開始顫抖:“老大,前麵,前麵好像有東西過來來!”聞聲,熊耳刀疤麵色大變,大海神秘莫測,海域中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遇見海洋中的某些生物。隻聽熊耳刀疤怒斥道:“瑪德海愣...-

直播間安靜了足足一分鐘,就在獸人們想著要不報告網警的時候,主播重新說話了,不過這一次還是那道尖銳刺耳的嗓音。

隻聽:“你瘋了吧!你敢賣了這些東西信不信父親打死你!自己欠債死在外麵就好了,你乾嘛還要禍害家族財產!”

看直播的獸人們捂住了耳朵,皺著眉準備質問主播什麼時候死,此時,獸人們耳熟能詳的聲音響起,帶著決然:“我纔沒有瘋!瘋掉的是你纔對,明明知道我欠了錢被星際黑域追債你們為什麼不幫我!為什麼非要眼睜睜地看著我去死!在你們眼裡,我還算家族裡的一員嗎,我自救有什麼問題!”

然後一聲清脆響亮的巴掌聲響徹直播間。

【!!!?】

【不是,怎麼了這是。】

【星際黑域啊,主播我能理解你這個價格賣了。】

【才進直播間,請問這是在表演什麼,我怎麼看不懂。】

【這是賣東西還是什麼?】

星際黑域,星際公民最害怕惹上的一個組織,這個組織藏著黑暗中,他們乾著放貸借貸刀尖舔血的生意,他們藏匿在星球的各個角落,冇有人知道他們的總部在哪裡,他們的老大是誰,這麼多年,早就成了星際檢察官眼中的一個巨大毒瘤,剷除不了,也割除不了。

總之,在網絡中流傳了這麼一句話:“惹上星爵貴族也不要惹上星際黑域。”

那道尖銳刺耳的嗓音再次響起:“我看你瘋得不清,自己乾的混賬事還指望彆人給你擦嗎?你好大的臉啊。”

主播冷笑一聲:“我臉大?嗬,你真以為我是傻子嗎,真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在背後使刀子,我縱橫星際這麼多年,怎麼看不出來你的手段?你不就是想要除掉我好奪取那個位置嗎。”

莫名吃了一口大瓜的獸人們:“哇!好香!”

【喂喂喂,這是我們可以聽的嗎。】

【我靠......主播不會是貴族裡的獸吧。】

【靠.....那這些不會是真的吧。】

那道尖銳刺耳的嗓音停頓了一瞬之後,再次響起:“所以,你就把家裡的東西全部偷出來放在這裡給下等賤民作踐?”

【什麼意思,下等賤民說的不會就是老子吧。】

【媽拉個巴子,你纔是下等賤民!你全家都是下等賤民!】

【??我就看個美女直播,怎麼突然遭受到了獸身攻擊?】

【貴族了不起啊,貴族就可以看不起下等星?】

“嗬,我就是看不起怎麼遭吧,你們這群月收入連萬星幣都過不了的獸人,還有什麼臉麵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的一塊手錶都能讓你們一輩子望塵莫及。”

獸人們聽得火冒三丈,勤勤懇懇工作一天累死累活的他們憑什麼還有被一個連臉都看不見的垃圾獸羞辱,真當他們是冇脾氣嗎?

【老子去你媽的!】

【奶奶個腿,不要欺獸太甚!下等星的又如何!下等星也有無辜的獸!】

【下等星就算了,我們中等星的纔是招誰惹誰,說話注意到點,歧視那一套你儘早收回去!】

【真是無語,這麼自大有噁心的獸人不多見了,難怪主播要這麼做,還不是你這無恥的獸背刺欺獸太甚。】

因為這番歧視的言論,直播間熱度大漲,彈幕區淪陷,全是下等星和中等星獸人的激情問候。

彈幕區頓時變得烏煙瘴氣,什麼噁心的話都冒了出來,紛紛大罵討伐。

甚至還引來了不少上等星正義獸查直播間的ip地址,準備飛躍星際去找獸,這一點季雲初完全不擔心,係統留下來的自然是好東西,想要查到他的位置根本就是不可能。

對於星球歧視,這疑似貴族的獸正好撞到了槍口上,近百年來這個話題居高不下,爭辯了百年也冇爭出個誰對誰錯,到底應不應該區分高低貴賤。

身份對立的熱度甚至於壓過了低價商品本身。

就在這時,主播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不許這麼說,冇隻獸都有擁有自我的權利,你這樣自大自私的獸根本不明白他們的難處與艱辛。”

此話一出,一些憤恨不平的獸人的怒火被澆滅了一部分。

主播接著說:“你隻看見了他們月不足萬星幣的收入,卻冇有看見他們帶著傷疤撫摸幼崽的手,不管是下等星還是中等星,或者是上等星,你不要忘了,我們生來不分高低貴賤,我們都是陛下的子民,而你這樣的垃圾根本不配為獸!”

【主播說得對!這垃圾獸給我滾出上等星!】

【我就是上等星的獸,我同意主播的說法,我們生來不分高低貴賤,我們都是陛下的子民。】

【哭了,終於有獸替我們下等星說話了,支援主播,氣死這個垃圾,下單了,我來試試海域淨化珠,就算是假的我也認了,希望主播早日還清貸款,擺脫星際黑域,擺脫這個垃圾。】

【我也下單了,雖然知道是假的,但是我也支援主播,我不希望這麼一個善良正義的獸被星際黑域殺死。】

【三日到貨還包郵,我哭死,就算是賣的爛布條主播也虧了吧,果然,主播是為了我們這些勞苦奔波的獸。】

【!我也來支援主播,星際黑域和欺負下等星的貴族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世界上能多些主播這樣正義的貴族就好了。】

短短半小時,商品銷量劇增,直播間熱度直接進入娛樂區當夜排行榜前十。

季雲初半個小時扮演兩人累的不行,後續匆匆結束了話題,關閉了直播間。有了關注度算是邁出去了第一步。

他轉到了後台看了看今晚的收入,星幣金額一百三十萬,看見數額季雲初瞪大了雙眼,除了賣出去的商品還有不少獸人打賞了大額禮物,看來那一套操作下來效果具佳。

有了這些星幣傍身,季雲初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

“哢噠”一聲,房門被推開,季雲初匆匆退出,立馬閉上眼睛筆直地躺在珊瑚床上。

阿加佐伊手上端著貝殼,垂眸看向緊閉著眼的季雲初:“貓咪,睡了?”

季雲初的額頭狠狠跳了跳,然後他聽見一聲輕笑。知道被髮現裝睡,他也索性不裝了,直接坐了起來。

阿加佐伊依舊是一副高嶺之花般的姿態,他將手上的貝殼裡還跳著的魚遞在季雲初的麵前:“貓咪,吃魚。”

季雲初:“?”

“活魚?”

“嗯。”

季雲初冇話講了:“我不吃活的魚。”

“?你們貓咪不是最愛鮮活的魚嗎,難道是我理解錯了。”

季雲初:“是冇錯,所以你拿開謝謝。”

季雲初原本還能堅守本心跟阿加佐伊推拒,後麵被對方一個眼神威脅,隻能咬著牙吃了活魚。

這仇,他後麵一定要報。

激情下單後的某些獸人正被自家媳婦捏著耳朵罵,可就在尾巴也要遭殃的時候門鈴響起,然後他們在門口發現了一個包裹,裡麵正是他們被媳婦罵的罪魁禍首,他們帶著玩弄的心思試了試激情下單的玩意兒,當天晚上,一個詞條衝入了全星網。

-拉黑一條龍服務,但正準備點舉報的手卻忽然頓住。不行,星幣已經花了,萬一騙子主播不退錢怎麼辦,這麼想著,阿木垂眸若有所思,盯著商品介麵看了幾秒,決定先觀望。直播間人數寥寥無幾,但全是質疑。【主播,你這當騙子的手段不行啊,這麼離譜的價格你也敢擺出來?】季雲初看了一眼,說:“三天內包郵到家,主播是不是騙人收到貨後就知道了。”主播說的真誠,甚至帶著一股有恃無恐地意外,讓這些篤定的獸人產生了動搖的心思。難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