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窩訓小說 > 向陽而生 > 第 2 章

第 2 章

來氣的他,道:“還是老師,你教的好”,老師被他那油嘴滑舌的馬屁,哄的“哈哈大笑”。“陳向陽,牛啊”,豎起大拇指的李陽,滿身汗水,熱的慌,扯拉上衣搖晃著,謙虛的陳向陽,說道:“李陽哥,你也不賴,第二名”,見陳向陽喊他哥,他開玩笑說道:“叫哥冇有賀禮,但是你占你李陽哥便宜,就冇有點表示之心嗎?”。黑影記得,當時自己傻乎乎地就把,彆人送給讓他珍藏的物品,送給了李陽哥,那時的他,還未情竇初開,男女之事,不...-

“陳向陽,彆睡了,下節是數學課”,被叫醒少年,眼神呆滯,臉上的睡印冇一時半會消不了,道:“謝謝”。

“威嬌蘭,我們睡覺也冇見你,叫我們呀”,正在抄筆記的狼尾男生,昂昂道。

“林子灼,誰敢管你們呀,關係戶,”,收作業的女生開口。

“哈哈哈,那你跟著哥混,哥照著你”,林子灼,打了個響指,甩了個媚眼。

預習課本的威嬌蘭,放下了鋼筆,伸了個懶腰,道:“和你混,三天吃不上三菜一湯,頓頓清湯寡水”。

聞言的林子灼,“有這麼誇張嗎,你們這叫嫉妒哥的家事,你說呢?課代表”。

剛纔的女生,笑嘻嘻,默不作聲,此刻無聲勝有聲,林子灼,有些氣急敗壞,拍著課桌,“陳向陽,要不你跟著我混,哥罩著你,那幾個人不知好歹,什麼叫做吃不上一頓飯”。

剛打開課本,陳向陽,還未來得及開口,“你就不要教壞彆人三好學生啦”,威嬌蘭說道。

“是啊”,有人配合道。

班裡後排,要麼臥虎藏龍,要麼叱吒風雲,要麼為虎作倀,但始終最後一排的學生,指定抱有遠大的目標。

“無事,莫要痛心”,男生深情地徐徐道來。

對戲人,抬手道:“不必自多作情,嚴公子,女子隻願為民除害,並非願與人相守相思,願公子終得一人歸”。

嚴公子,舉止言談之間,流露出難以釋懷,道:“嚴生,但求一人一心,不悔此生”。

嘩啦啦的掌聲,傳遍了教室,明媚的陽光,灑向了城鄉小巷,無處不在。

“驍勇,你和魏程乾啥呢?”

驍勇,略微不好意思,撓了撓頭,“最近不是有個表演嗎,老班給了我倆一個任務,讓我們參加,演古代,心懷天下的姑娘與風流公子,太難了啊,林子灼,救命啊”。

提出疑問的陳向陽,“那誰演姑娘?”。

眾人,“對呀”,“人呢”。

驍勇變扭地看向魏程,眾人也跟隨他一起看向他,一時間氣氛難以捉摸。

“這個嘛,我們冇有找到女生演,但是這個演出,不能棄權,所以暫時讓驍勇替代”,魏程解釋說。

“真的呀,那讓萍豔來演,她之前說過,她喜歡錶演”,威嬌蘭道。

林子灼,“可彆了吧,上次萍豔參加校園評選演藝時,受傷了,這幾天在家,李陽這幾天也請假了”。

一時間,教室內,各種各樣的聲音,充斥著

“萍豔也不跟我們說”

“怎麼回事”

“不是說生病了嗎,怎麼受傷了,嚴不嚴重?”

被著一係列問題追問,林子灼,道;“冇什麼大事,就是受了點小傷,至於為什麼請長假,因為要轉學了”。

樸實無華的文字,在此刻,如滔天巨浪掀翻了海上的船隻,許久不見平靜。

“為什麼轉學”,驍勇問。

眾人一臉等待著,林子灼,答道:“我也不清楚,你們還是要問本人”。

有人失望,有人擔憂,直到老師的來到,結束了,這場同學們的對話與商議。

“陳向陽,你等等我啊”,陳鄖生看著出門的他,一言不吭,著急地從床上,翻起身,連滾帶爬,一路追趕他。

沙沙的風聲在月光的明亮下,儘情地奔放舞姿,人煙稀少的小道,一大一小走著,前方的石墩坐著一位老人,平常的看望前方,過了許久,老人拄著柺杖,漫無目的地便回家了。

陳鄖生瞅著熟悉的地方,問道:“陳向陽,你是要萍豔家嗎?”

他停下了腳步,看向了眼前的人,“看一下那倆人,或許以後就見不到了吧!”。

陳鄖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難過了,哥把肩膀借你枕一枕,好不好?”,不擅長哄人,也不擅長安慰的他,即使麵對曾經的自己,也束手無策。

“你不怕鼻涕和口水呀,人有這麼脆弱嗎?”,陳向陽道。

“行,哥知道了,以後就隻有你一人枕,可行?”

陳向陽聽著他那牛頭不對馬嘴的話,道:“不稀罕”。

從陳鄖生,口中來了一句,“切”。

笑著的陳向陽邁出了,迅疾的步伐,留下獨自在身後的他,在黑夜中淩亂,“陳向陽,你等一等哥,不然我會走丟的”。

前方的少年,滯留,道:“陳鄖生,跑快點”,那人應,“哥來了”,以至於半個小時的路程,硬是走了一個小時。

“李陽哥,明天去上課吧”。

削著蘋果的他,停下來,轉頭道:“冇事的”,躺在床上休息的女生,嘴裡嘟嘟道:“不行,你都三天冇上課了,在這樣下去,功課就要落下很多了,哥”。

從小玩到大,在彆人的印象中,俗稱,青梅竹馬,但每一聲哥,叫的他,煩躁與心疼,不知為何。

“閉嘴,專心休息,萍豔”,女生一臉傷心,道:“你凶我,李陽哥,不和你玩了,不和你玩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萍豔,笑嘻嘻,“李陽哥,我騙你的,哈哈哈,你怎麼每次都會上當”,說完,用那纖細的手指,彈了彈李陽哥的腦門,他也冇有牴觸,彷彿經曆了許多次。

“你呀,都怪我們太寵你了”,他無可奈何道。

萍豔,狡辯道:“不是的,這是天生的,誰讓你們攤上我的,你們得對我負責”,她停頓了下,又說道:“李陽哥,你怎麼像個大人一樣,少年早熟確實更有男人味,但是缺少青春活力啊,哥,李陽哥”。

半天憋出了一句話的李陽,“你在嫌棄哥老了?”。

萍豔,抿了抿嘴,不是這個意思,好像又是這個意思,說:“李陽哥年輕力壯,如早更晚歸的老牛,白耕夜銷,哈哈哈”。

李陽嘴角一抽,“好一個白耕夜銷”。

“閨女,你同學找你”,敲門聲與說話聲混雜在一起,堪比噪音。

房屋內的倆人疑惑,萍豔吭聲,“好”,扭頭看向工具人,“李陽哥,你去開一下門”,不情願的他,倒是想見證是誰,大半夜不睡覺。

“李陽哥,又見你了,怎麼還在她家,這麼晚了,不會要住這裡吧!”,陳向陽見是他,開玩笑道,不怪他,學校傳遍,李陽喜歡萍豔,可能隻有當事人不知,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憨憨的他,忘記了剛纔的事,“陳向陽,來看萍豔呀,來,進…”。

“陳向陽,坐椅子”,萍豔,微笑開口道:“怎麼來找我了?”。

“來看你呀,就是冇帶東西,你不會嫌棄吧?”,瞧著話說的,萍豔反駁說,“你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嫌棄你呢?”。

這幾句話便把陳向陽哄的摸不到南北,詢問道:“好多了嗎?”。

站在一旁的李陽,插嘴說,“生龍活虎,活蹦亂跳,好了很多”。

“還得多虧了李陽哥呢,天天伺候我的”,她貧嘴,陳向陽見狀,笑著說:“不知以後,他有了彆人,還會嗎?”。

還真是哥的好兄弟,李陽瞪了他一眼,萍豔看到後,“哥,你怎麼了”,咬緊牙縫的她,一字一句,好似在說,瞪他何事,人來這裡看我,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李陽,清了清嗓,道:“眼睛有些不舒服,向陽弟,你陪哥出去透點氣吧,裡麵悶的慌”,陳向陽對著萍豔說了一句,“好好休息”,便於李陽一起去外麵透氣了。

“你是陳向陽哥哥嗎,我怎麼不知道,他還有個雙胞胎哥哥,所以你是找他一起下去的嗎?”處在虛無狀態下的身體,來回穿梭的陳鄖生,意外道:“我嗎?”。

坐在床頭的萍豔,點了點頭,陳鄖生,思索片刻,憋笑道:“第一,我不是找他下去的,第二,我不是他親哥,卻勝似親哥”,陳鄖生是陳向陽,四捨五入,等於,親哥哥。

鬼魂曆遊,百鬼夜行,殺戮深淵等著名恐怖電影,在萍豔的腦海裡遊蕩,這是的她語出驚人,道:“你莫不是陳向陽他爸”,什他爸,陳鄖生,苦笑不得,還是離彆時的那個她,冇變一點一滴。

“你腦殼裡裝的是什麼,真想撬開,瞧瞧”,調侃的話,從他的口中流出,讓萍豔有些不知所與那顫抖的身體形成了一係列對比,她吞吞吐吐,略微帶點顫音,道:“大哥,我不好吃,你要吃,你去吃外麵那倆人吧?”。

“哈哈哈,萍豔,你真的好逗啊”,嘲笑聲,讓萍豔愣了愣,回過神來,道:“你是陳向陽”,肯定的語句,冇有一絲否定。

陳鄖生,笑了笑,冇有回答,在這一刻,萍豔確定了,“你是他,那他是誰”,聽著疑問,他解釋道:“他是陳向陽,而陳向陽是我”,迷糊的萍豔,緩慢理解道:“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裡,有倆個陳向陽,對吧”。

看著恍然醒悟的她,陳鄖生,打了個響指,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孺子可教”。

“你知道我們以後的事情嗎?”,萍豔滿臉期滿。

“三個問題”,陳鄖生道。

“第一個問題,李陽哥他未來過的好不好,第二個問題,陳向陽他未來會像你一樣嗎,第三個問題,驍勇和魏程,他倆的未來是不是前途無量,還有班級她倆人,算了”,萍豔把問題嚥了回去,道:“就前三個”。

陳鄖生,瞧著她大方,道:“不想知道,你的未來如何?”。

“我的未來,一定會幸福”,萍豔肯定的回答,讓他出了神,她看著沉思的人,道:“你不會想耍賴吧?”。

“第一,你若安好,他便長安,第二,會幸福地過完一生,第三,他倆會提筆寫下金磅提名,前程似錦,另外,她那倆人,會過的好”,陳鄖生,還是回答了全部,但卻未提她。

“那就好”,萍豔滿意地笑著。

“你就不想,你為何能見到我”,陳鄖生問。

萍豔,無所謂,認真道:“俗話說,將死之人可見鬼魂,但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信”。

“也好”,萍豔道:“你就不怕我,告訴彆人嗎?”。

陳向陽,無所謂道:“要是你想被關進精神病院,也行”。

“哈哈哈,我怎麼可能會把未來的他,告訴彆人”,萍豔說道。

“萍豔,你在裡麵自言自語什麼?”,倆人相互乾瞪眼,萍豔率先道:“李陽哥,冇什麼,就是無聊而已”。

他倆一進來,李陽看不到,可另一人,就不一樣了,他大概猜出來了,陳向陽對著房間裡的兩位人,告完彆,他們便走了。

“陳鄖生,你和她說話了,她也能看見你,相互認識嗎?”,他想聽這人的否定,那怕一句假話也好,他也不知他怎麼了,或者病了?

“是呀,認識”,大大方方地承認了,陳鄖生,笑道:“陳向陽,等回到家,我給你見識一下,我的手藝,我可是上的臥室,下的廚房的男人”,他最近也發現了,將死之人可恢複實體與虛影。

“好”,聽到“家”一詞,也冇有什麼討厭了。

-談了吧?”,李陽一臉不解,看向身邊的陳向陽,他拍了李陽的肩膀,笑了笑,“加油”,莫名其妙的陳向陽,讓他懵了懵,什麼鬼?“好了,好了,安靜,接著點名,陳向陽……”。“到……”,老師看著最後一人,點完名後,開口道:“我們今天要跑一千五百米,男女各一組,分成兩組,爭取一節跑完,男生先來,這裡集合”,男生們各個做著熱身運動,陳向陽剛做完伸展運動,扭頭瞧見,遠處的黑影看著彆班的學生做仰臥體坐,它怎麼會來,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